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疫苗呀疫苗  

2010-04-06 10:0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王克勤博客文章

〖刘万永按〗据说到国外旅游的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同志回来啦。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历经周折采访到了他,这种坚持的精神值得我学习。王克勤的文章说记者遭“暗算”,其实应该定义为遭遇“流氓”:不让记者录音,自己却录音;答应查看记者记录却拒绝签字,真乃十足的流氓----5个小时的采访,成了扯蛋!今天的政府官员,为什么变成这副嘴脸?!

女记者采访疫苗遭“暗算

             ——曝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山西疫苗事件”之怪现象

   编者按:本报调查记者屈一平奉命前往山西跟进山西疫苗事件采访,期间不仅遭遇太原当地便衣警察的跟踪及恐吓,而且还遭遇刚刚澳洲旅游回国的山西疫苗事件核心当事人、原山西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的暗算 

以下是前天晚上回京的记者屈一平所写自述,请大家看看:

 

    山西疫苗事件被揭露出来后,报社又派出我跟进采访此事。2010年3月23日——4月2日,我在山西太原市采访期间,遭遇当地相关部门接洽中“非正常”现象,此现象颇有“山西专用”标签意味,在此“高温曝光”如下:

 

   山西专用标签一:遭遇栗文元“暗算”

    栗文元,山西疫苗事件关键人物,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2009年12月,在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举报山西问题疫苗事件后,栗被免职,随即一家三口赴澳大利亚旅游。

    

    栗文元回来了!

    2010年3月30日上午,我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后,即刻按照山西省“专有”采访程序,先联系山西疫苗事件调查组媒体接待办公室,对方依旧答复——向上请示。

    之前的所有官方采访,山西方面惯常如此:“接待办”记录采访要求,接受采访却遥遥无期。

    唯一一次答应中国经济时报的采访,过程极其曲折,结果却一无所获。

    镜头回放——3月24日,我与同事在前一天提交采访提纲后,再次来到接待组,答复仍然是再等一等。就在当天上午11时40分,我突然收到该接待组宣传部要人电话,告知下午14时30分山西省疾控中心负责人可安排采访。

    下午14时20分,我赶到位于电力大厦718室的接待组,接待组一位来自山西省卫生厅的何姓工作人员回答:“临时有安排,取消采访。”我随即提出可以延迟采访时间,即使到晚上也可以。对方表示要请示,在接待组等了一小时后,对方仍表示要请示,之后无果。

    3月30日10时左右,接待组电话回复,可以提供栗文元电话,我需自行联系。

    此次采访之前,我已做好迎接百般曲折的准备,事前亦设计了一系列应对推辞的应答。但采访确认来的如此轻松,让事先准备的应答全无用武之地,也罢,想来栗文元的推辞也是一连串的,稍后再用不迟。

    当我电话联系栗文元时,对方没有接听。然而,五分钟后,栗文元的电话打了过来,没费任何口舌,确定当天下午2时半接受采访。 

    如此痛快的允诺出乎意料,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之后近十小时的遭遇,却将一切打回起点。

    2010年3月30日下午14时半,我和同事两人前往山西省疾控中心办公所在地。接待我们的该中心办公室主任却提出:采访栗主任,要出示证件进行登记。

     

    让我们疑惑不解的是,栗文元已被免职,缘何采访需经由疾控中心办公室安排,且工作人员仍称其为“栗主任”?

    2010年3月30日15时,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栗文元以及山西省疾控中心一名女工作人员(问之职责,自称工作人员)四人在该中心会议室开始采访。

    采访前,我提出要对采访进行录音,遭到栗文元反对。栗的理由是:总被举报人偷录,害怕被“暗算”。

    尊重受访者意愿,君子对君子,我们放弃了录音要求。

    随即我们表示,不录音可以,但为确保采访的公开性,采访过程中必须进行记录,并希望栗最后核实记录后签字,栗文元表示同意。 

    栗文元将准备的诸多资料铺满桌面后,开始了他的“个人陈述”。在我一直没有打断的情况下,他竟然一口气说了近3个小时,内容围绕着对疫苗事件中孩子健康的关心和对举报人问题的反映。

    我在近18时开始发问,但栗文元显然并没准备接受我的问题,他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对我的二十个问题,很多都是一句话带过,比如“组织上在查,我没什么说的”等等。

    近5个小时的谈话在21时左右接近尾声,我起身去厕所,经过会议桌拐角女工作人员处时,被眼前一幕震惊!

    一支录音笔赫然放在桌上,正在工作!询问栗,答曰:是为自己备用。我提出拷贝录音,遭拒绝,他一并拒绝了我复印前面证据的要求。

    21时开始,栗逐字逐句核对我们的笔录,期间不断更改原话“这里就不要这样说了,你就说没有回答”。近22时,核对结束,我说签字吧,他皱皱眉头说:“字体太草,你要改了呢?”

    刚才改的时候怎么不早说呢?好!我们还有打印本:同事随即出示同步打印文本,小四字号,密密麻麻五页,打来辛苦,力求完整。

    22时,栗文元再度逐字逐句核对,细致到标点符号。半小时后,栗提出打印文本有错别字、有漏句,意思表达不完整,再度拒绝签字。

    22时15分左右,栗文元在两度拒绝签字之后,提一方案:我们把采访提纲留下,他明天书面回答。

    八个小时,我们与栗文元的谈话归零,白说了!

    第二天一早,栗文元主动给我们打电话,口气颇似领导批评下属。他表示由于我们手续不全,拒绝提供书面采访回答。我还在电话这头解释,他就挂了电话。

    (备注:鉴于有关方面严厉的指令,此次唯一的采访,本报目前无法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