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我为什么鄙视现在的大学教授  

2006-09-04 15:2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鄙视现在的大学教授
刘万永
   今天上午偶然看到《王天成诉周叶中、戴激涛、人民出版社著作权侵权案代理词》(作者为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浦志强和滕彪),回忆起记忆依稀尚存的这个案子,正巧,下午时见到了一位兄弟,刚刚考上北京一所名校的博士,便和他交流起这个案子。
   "周叶中是谁?"他问。
   "给政治局讲过课,青年大学家,武大博导。有人指出他和自己的博士生出了一本书,抄袭别人的著作。"
   "肯定是他学生干的,现在都是这么干,学生干活,导师署名。"
   "那导师得负责呀!不能挣了稿费你来分,出了问题学生扛。"
   "呵呵,导师、教授,有多少是做学问的!"
    真是的,现在的大学里,有多少人是真正在做学问?我真的很疑惑。
 
    "抄袭和剽窃,很难说谁比谁无耻,只能讲谁比谁无赖。"代理词中,两位律师这样总结。
    真是这样。就在今年,我曾经写过一篇评论《宁愿死,也剽窃》,总结了那些披着"教授"、"博导"外衣,行抄袭、剽窃之勾当的人的行径,其中总结说,一旦剽窃事发,"门生弟子鼓噪于前,当事学者疏通于后,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
   我还真碰上了这样的事。不久前,我所供职的报社报道了北京某著名高校,也是天天喊着要办国内一流大学的学校,一名教授把上海一名学生的论文署上自己的名字发表了。这出什么行为,相信大家看的都很清楚。
    没多久,我的一位媒体同行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的弟弟就是这名教授的学生,据弟弟讲,这名老师绝对不会抄袭。她问:"这位老师想找你们报纸说一说这件事,你们能不能采访?"
    一个前提需要说明,当时我们在报道此事时也联系到了这位教授,但他很直接地说:"我很忙!"拒绝接受采访。听到这位老师主动要求和我们谈,我当时就答应了,但是我提出:"一,采访可以,但不是朋友之间帮忙,而是工作。二,写稿时肯定会忠实反应老师的意见,但我们会采访另一方,而且不能审稿。"
   我的朋友满口答应,而且表示,大家都是记者,肯定知道媒体的规矩。
   当时我正在辽宁出差,便请我的同事代为采访。
   三天后,我回到北京,问起稿件,我的几位同事都很气愤,后来我才知道了事情经过。
原来,我的同事采访完后,这名教授要求审稿,我的同事答应了,但发现经过这位教授改过的稿子完全成了他的"个人声明",而且态度蛮横。他的弟子更可耻,当遭到我的同事拒绝照此发表时,先是恳求发表,而后谎称已经找到总编辑,且总编辑同意照此见报。
   我的同事给总编辑打电话核实,证明绝无此事。后来,这名教授的学生三番五次地骚扰我的同事。最后,文章经过数次删改后发表。
   我向我的同事表示了真挚地道歉,而后愤怒地告知了给我打电话的同行。
   出了问题,没胆量面对,却一定要找说话的地方,很不幸,我无形中帮助了一群流氓,我心爱的报纸也无辜地在一定程度上成了这帮人的传声筒。
   "已经找到你们总编辑了!""你不要报道,采访了也发表不了,会有人找你的!"多么熟悉的声音呀,都是发生在我的周围,都是来自所谓学者的嘴里。
   "我们认为,以周叶中一介书生,出将入相几无可能,但凭借着曲学阿世什么热门抄什么,竟然也能"暴得大名"--勇冠"珞珈潇湘三剑客"之首、位列十大青年杰出法学家次席、窃据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高位等,其功成名就的"终南捷径"对戴激涛辈后学,自然具有恶劣的示范作用--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引自《答辩书》)
   周叶中是不是剽窃呢,恐怕他自己最清楚。但我知道,现在的教授们,不但没有研究学问的兴趣,更没有了遇事担当的勇气--靠着门生弟子攒书、出成果,出了事再让弟子们当炮灰,我想问一句:教授们,你们这么做,还算是个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