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罗彩霞的话深深触动了我  

2009-05-06 11:2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彩霞的话深深触动了我

刘万永

5月5日,《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报道在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今天看搜狐新闻,发现兄弟媒体已经跟进,相关评论也很多。

为什么大家关注罗彩霞事件?我想,这恐怕是公众对公平和正义的一种渴望。长期以来,尽管公众对高考制度多有批评,但很多人感觉这是目前社会最为公正的人才选拔制度,所以,一旦权力污染高校的招生录取,必将引起人们的极大反感。

作为一名通过高考走出农村的记者,我深切体会到高考对农村孩子的重要-----这是贫寒子第改变命运的两条(另外一个是参军)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讲,高考的冒名顶替是断人前途的无耻行为,甚于谋财害命。

罗彩霞是幸运的。作为湖南农村偏僻小村的一分子,如果她的家庭没钱供她复读,她也许成为数以亿计的外出打工妹中的一员,或者辍学后在家乡务农。总之,命运会彻底发生改变。

我介入罗彩霞事件始于几天前。从3月1日罗彩霞发现身份证被盗用到确认盗用者身份,中间经历了很多曲折,大家可以看看她在天涯上发的帖子。5-1前,我已经在网上看到了这个帖子。5-1期间,我的朋友-----十年砍柴----和我说起了这件事,他是湖南邵阳人,熟知一些内情,知道王峥嵘在官场的深厚人脉。他希望我能进行报道。

5月4日上午,选题通过,我决定立即行动。先是与罗彩霞联系好(在此特别感谢天津师范大学校报吕诚同学提供的帮助,他也是中国青年报校媒联盟的热心记者)。从报社回家,拿相机、录音设备,赶往北京南站,坐上13点40的动车,14点10分赶到天津。

天津师范大学西青校区离火车站很远,打车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这耽误了我很长时间。

罗彩霞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思路也很清晰。我们在校园里的一个小商店见的面。

采访对我来说很简单。但罗彩霞的话深深触动了我。

她说:“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们班考我这个分的人很多,为什么(王峥嵘)偏偏选中了我,我感觉自己是被精挑细选才选上的。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家在一个偏远的小村,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

我说:“这很正常。”确实,在一个权力经常被滥用的社会,没有权力、社会背景的人最容易受到伤害。

她说:“你是和我联系早的记者,现在有很多记者找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你能帮助我吗?”

我说:“媒体关注是好事,能促进问题的解决。以我的经验,报道出来后的几天,你的压力会大一些,特别是提醒你的父母注意安全。”

罗彩霞显得很紧张,因为她最担心的是家人因此受到连累。后来她说起爸爸和王峥嵘等人一起来天津的情况。

她说,那天中午吃饭,爸爸吃不下,吃饭时手都在哆嗦,一直说:“这件事儿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呀?”

我心头一阵酸楚,这是一个农民深切的无奈。

罗彩霞说,第二天,她到宿舍取东西,爸爸在楼下等。“看到爸爸的样子,我特别难过,在宿舍哭了一阵才下楼。”

罗彩霞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出事之后,无论她怎么联系,王佳俊都不回复她,始终都是王的父母出面。

同时,王峥嵘还散风说,只要罗彩霞同意更改身份证号(因为不可能改王佳俊的),工作都由他来做,而且,天津师大的老师老师也同意了。

我电话采访了接待过王峥嵘的老师,他断然否认,说:“罗彩霞是我的学生,也就是我们的孩子,她是受害者,我们怎么可能同意呢。当时,还有其他老师在场。”

我相信老师的话,因为,罗彩霞一再说,事情发生后,天津师大的老师、学院领导很关心她。

6点40左右,我见到了罗彩霞的两个同学,她们在外面工作,坐了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赶来。王峥嵘第二次到天津时,她们和罗彩霞一起和王见面,算是见证人。

两名女生说,因为这事儿,罗彩霞中断了找工作。“没有一个单位愿意自己的员工整天打电话忙自己的事。”

在此,我衷心希望能有用人单位聘用罗彩霞,我相信她能胜任教师、导游等工作。

采访后,我请三名同学在校园的小饭店吃饭。因为赶火车,10分钟后我离开。罗彩霞说:“你们记者比导游吃饭还快。我们兼职当导游时,经常吃不上饭。”

一个小时赶到天津站,20点35分从天津站出发,22点赶到报社,我们主任吴湘韩已经等我很长时间了,写稿……一直到12点半,下班时已经凌晨3点了。

当天晚上,罗彩霞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您是很公正很认真也严谨的记者……记者真的是好辛苦的职业……”

在我看来,采访写稿是记者的工作,无所谓辛苦与否。

罗彩霞事件能否比较好的解决,我不乐观。正如我的报道所说,此事还有很多谜团,涉及公安局、教育局、学校,绝非王峥嵘所说“花钱三万元请中间人办的,中间人找不到了”。但是,我们的记者在继续跟踪采访时遇到了很大阻力,说白了,没人愿意为此承担责任。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贵州的媒体朋友告诉我,贵州师大领导马上要和记者见面(昨天,贵州师大拒绝接受采访),我说了三个我关心的问题:

一,罗彩霞并没有填报贵州师大,王佳俊填报了,但王是假冒罗入学的,贵州师大是如何录取的?

二,贵州师大是如何审查王的入学资料的?

三,王的高考分数很低,数学19分,英语53分,这样的成绩,在贵州师大是如何顺利毕业的?而且,即使以罗的分数入学,也不够本科线,王是怎么成为本科生的?

同时,中国青年报记者已经赶到湖南邵东,继续探究事件真相,特别报道会及时刊发追踪报道,也希望知情人事联系我们,共同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联系我们:010--64098299,64098213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