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耐心看完,大笑三声------太可乐了  

2008-11-27 00:5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就“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的调查情况答记者问

日期: 2008-11-26  信息来源: 本网综合   访问量:

近日,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再次接受新闻网记者采访,通报了所谓“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的调查情况。

据新闻发言人介绍,学校工作组进行了认真负责的调查,通过多方取证,目前已经查明,“举报人”张衡所掌握的这批字画中,不仅有伪造艾青、臧克家等知名人士的作品,还有仿冒、伪造刘华清、费孝通等原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字,影响极其恶劣。学校工作组已将此情况向相关部门汇报。

学校工作组在工商管理部门的协助下,找到了已经歇业的“北京金兆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经向该公司负责人调查,工作组了解到:张衡于2007年该公司举行的一次无底价拍卖会上,以6万余元购得这批字画,但至今没有支付任何款项。有关知情人和业内人士向工作组提供证言:拍卖公司只是提供拍卖平台,对拍卖物的真伪不承担责任,但公司对拍卖物的真伪有鉴别能力,按无底价拍卖的这些拍品全部为伪造品。

在此之前,该公司有知情人主动联系学校,他表示,看到部分媒体和网络上的一些言论后,内心十分不安,这批字画完全是假的,有关当事人是无辜的。

新闻发言人表示,上级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有关部门给予了大力支持,公安机关也开展了深入调查,进一步证实“举报人”手中的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的“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根据。学校呼吁司法机关追究诬陷者的法律责任。

新闻发言人指出,季羡林先生是北大师生共同敬爱的文化老人,学校始终尊重季羡林先生的意愿。前一段时间,个别媒体和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没有任何根据、完全不负责任的言论,诬称北大拒绝执行上级领导批示。还有的媒体甚至恶意炒作老人的家庭事务。这些都是无中生有、完全违背事实的。

新闻发言人感谢媒体和公众对北大、对季老的关心。他同时再次呼吁,媒体应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确保季老安宁祥和的晚年生活不受干扰。

 

.

                                                                                              2008年11月26日

钱文忠:就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11月26号就“季羡林藏品外流拍 (2008-11-26 21:42:10)
标签:杂谈 

         

          我和先生

 

    今天,我突然又接连不断地接到记者和朋友们的电话,这才知道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发表了最新的意见。我认真地拜读了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的“答问”,觉得有必要写出如下的文字:

1,看来北京大学完全相信那家已经歇业的拍卖公司,已经认定,或者基本认定,被加上引号的“举报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要加引号,似乎北京大学是认定这位“举报人”不是举报人)手上的字画全是伪作。假如如北京大学所言,其中还有伪冒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那当然是“影响极其恶劣”,应该严肃查处。但是,我有问题,因为我不知道,而且看来北京大学也未必知道:北京大学直接接触举报人了吗?举报人手上一共有多少幅字画?都是什么内容?北京大学声明里讲的“有关知情人和业内人士”是谁?他们当时就知道都是伪作吗?他们不知道伪冒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字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吗?

2,前几天,我到北京,费了很大的力气,进301医院探望了季羡林先生。感谢301医院的领导和医务工作者,先生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心情也非常愉快。但是,见先生一面实在是不容易。负责安排的似乎是北京大学新近“增派”的工作人员(因为她自己否认是“秘书”,坚持认为自己只是照顾先生身体和生活的)。我坚持要见先生,先生也非常想见我。结果是什么呢?一开始,我就是进不去!最终的结果是,不远万里从美国回来探望自己祖父的季清,在那一天居然只能在大门口等着。理由是,既然我要进去,那么人太多了,先生的孙女就不能进去了。有多少人呢?进去的是我和先生的儿子季承。就我所知,“只要季先生愿意,在他身体可以的情况下,都可以见”。这话说了没几天,好象就不管用了。为了保证先生的身体健康,规定探视时间、次数、人数,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先生想见的人总是那么不容易见呢?里面的道理是什么呢?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是否能够告诉我呢?

3,我和先生的亲属以及好几位朋友都知道,近十年来,先生的东西(包括但是不限于字画)根本没有一本帐目,据说有人最近在赶着做。这就很奇怪了?难道那么多年的帐目是可以赶出来的吗?那么好,我们拭目以待。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先生身体健康,思维清晰,表达流畅,是有好几段时间不短的录音的。这些录音不是我录的,但是,我听过其中的一些。问题之严重,是绝对不可能轻描淡写地解决的。

4,先生的亲属告诉我,北京大学有关人员正式通知他们,在领导的关心下,已经由司法部门展开调查了。这当然值得欢迎,也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看法。我希望大家稍安勿燥,相信法律,静候结果。那些伪造字画的人,伪造党和国家领导人题字的人,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那些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人,也绝对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起码,至今我还有这个信心。

张衡声明——关于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答记者问” (2008-11-26 22:48:56)
标签:杂谈 

1、  从11月初至今, 20多天了,北京大学总算找到了拍卖公司,这是一个“进展”。

但是实际上,金兆拍卖公司艺术总监崔先生与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一直保持着联系。

请问,这一次找到的金兆公司的“负责人”和“知情人”是谁?

 2、  北大依旧是没有验看书画实物就宣布“全是假画”, 这一次的根据是拍卖公司的意见。

请问,是金兆公司艺术总监崔先生的意见吗?崔先生是金兆字画拍卖业务的负责人。据《北京青年报》10月31日报道,崔先生说:“我感觉(藏品)应该没问题”。

我重申:字画实物一直在我手中,北京大学有必要来看,最好来个专家鉴定组。

不看字画实物,就谈不上鉴定结论。

 3、  根据《南方日报》10月30日报道,季先生字画保管人杨锐秘书接受电话采访时,替她接电话的一位男士说:“卖出的都是假的,真品还在季先生家里放着呢。”

北大的“答记者问”,实际上是印证了杨锐和那位男士的前一句话“卖出的都是假的”。

现在,该让杨锐和那位男士出示“还在季先生家里放着”的字画真品了。

 4、  现在,金兆公司既然已经找到,司法机关就应当迅速介入,查清造卖假画的过程。

根据《南方日报》的上述报道,杨锐和那位男士有义务出面说明造卖假画的过程。

金兆拍卖公司有义务提供证据:是谁把这批字画送到金兆公司的?

 5、  北大“答记者问”宣称:“公安机关也开展了深入调查,进一步证实‘举报人’手中的字画全系伪作。”

请问,这是哪一家公安机关的“证实”?是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吗?

“我贴一万遍”博客曾经造谣: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证实“字画全部为假”。

可是,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没有任何警员看过我买的季羡林上款字画,邱警官已经证实“我没说画是假的”。请参看“近水居夜话”的博文“张衡回应之一”。

请问北大新闻中心和“我贴一万遍”:你们的“公安机关证实”,是哪一家公安机关?

6、  北大“答记者问”声称:“所谓的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依据”。

杨锐秘书是季羡林先生藏画的保管人。

根据《南方日报》10月30日报道,杨锐和那位代她接电话的男士说过:“卖出的都是假的,真品还在季先生家里放着呢”。

他们明明知道造卖假画的过程,所以,有义务出面澄清事实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