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zt凤凰网:民间版本与官方版本  

2008-07-02 15:1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版本与官方版本
2008年07月02日

    想必诸位和我一样,对瓮安事件早已有所耳闻,而事实真相如何,谁也不知道。小道消息早已传开,而官方报道最早是新华网29日的报道,简单到粗陋的地步。昨天总算稍有起色:政府开始召开新闻发布会;各大网站也开始在显著位置进行报道。不过仍然有许多疑问,官方版本仍未能消除民间版本带来的种种疑问。

    几乎所有评论,均指向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的严重不足。

    给群众一个真相有多难?“本来简简单单的一桩命案,作为当地执法部门,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给群众一个真相其实并不难。但很显然,无论是当地有关部门,还是相关媒体,依然似乎是在回避问题本身。”文中引用了一句话,说得很好:“当人们因为迫害而只能秘密地交流思想的时候,舆论才会给国家带来危险。”

    公开越早辟谣越有力:“一起“起因简单”的事件,“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是怎样“煽动利用”的,“黑恶势力人员”又是如何“插手参与”的,由于从一开始对事件的起因就没有详细的报道,对于关心这一事件进程的公众来说,只能是越说疑问越多。于是网上对事件的起因出现了不同的解释,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在网络时代,信息公开稍微迟滞一点,就有可能为谣言留下传播的空间,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

    回想四川大地震,吴双建说:“四川汶川地震后,由于国家公布信息及时权威,被称作为“真相跑在了谣言的前面”,党和政府而得分不少。而此次,贵州瓮安的事,却是谣言跑到了真相的前面。”

    回到案件本身,张鸣在《瓮安群体性事件与信息公开》一文中说:“群体性事件跟流长飞短的小道消息是孪生兄弟,从古至今,只要出事了,多半流言也就出世了。最后传播的结果,都会越来越离谱。但离谱也有一个方向,如果在一个地方,很多的事件发生,都被引向政府,那么,说明当地政府跟民众的关系,或者说官民、干群关系,肯定有问题。”这点基本上也是共识,何亮亮也认为“瓮安事件必有深层次的因素”

    所以,瓮安事件,一切仍需从事实出发。推荐凤凰播报的黄亭子写的一篇博文《关于瓮安事件的几个基本判断》。

    最后转一段我的一位朋友说的话,瓮安事件最让人担忧之处,正在于此。

    ——从黄静、高莺莺、杨代莉到李树芬,从湘潭、襄樊、大竹到瓮安,民间的版本都是无辜少女+轮奸致死+官权掩盖......在群体心理的激荡下,不尽真实的传言激化着事态......

    随后的事情,官方版本都是家人拒绝+不明真相的群众+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在一种封闭的操作手法下,单向办理,并没有关于真相的探讨和深入追索。

    这么巧合,说明什么?

    在民间的巧合中,我看到的是对政府的不信任,和对官权中人的敌视。

    在官方的巧合中,我看到的是对真相的不重视,和稳定压倒一切下的敷衍。

    而这样的互动,由于漠视了民众的知情权,将进一步加重群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反过来,由于长期不能获得足够的信息,群众要么在沉默中怀疑,要么在盲信中冲动,这样的不理性,又使得政府更倾向于继续其稳定压倒一切的优先逻辑,这样的循环,能解开吗?

    如果能,怎样解开?允许自由地采访报道?或者,尝试从制度上实现地方权力的在地制衡监督(如人大代表直接选举),而不仅仅依靠事后来自上级的干预?

    如果可行,什么时候开始?

    无论如何,总得开始吧?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