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zt王亚忱律师为王晓云鸣冤叫屈  

2008-03-06 17:3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本文来自律师张国的博客,未经其本人同意,转贴过来。http://bj-zhangguo.blog.sohu.com/本文从法律角度对王晓云案进行了评论,感觉很有意思。

在我写的《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发表后,王亚忱、王晓云、王晓刚曾起诉中国青年报名誉侵权,张国律师是王的代理人。

张律师说:“由于代理了王亚忱、王晓云诉中国青年报社名誉侵权案件,笔者对王晓云徇私枉法案件也给予了同样的关注,也有机会了解一些内幕,那我们就用事实和法律来揭开王晓云徇私枉法案件的面纱。”

据其博客介绍,张律师“成功代理的超百起诉讼案件,不乏有影响之大案、要案”,执业前,张律师“系中央权威媒体记者、编辑”。这个中央权威媒体即法制日报。

 

王晓云的行为不具备徇私枉法罪的基本构成要件

  ——阜新王晓云徇私枉法案件中若干法律问题辨析之一

 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对“退休高官”王亚忱案件穷追不设,2月20日,又发表了《离奇诬告陷害案这样上演》一文,认为“许宁冤案终于水落石出”,“这份判决书也清晰地回答了本报的疑问,到底是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但是,这篇报道同其《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一样,背离了案件的基本事实和法律常识,为其“导向”需要,不惜对判决书断章取义。即使根据其引用的判决书,也应认定:王晓云的行为不具备徇私枉法罪的基本构成要件。敬请关注本文:《阜新王晓云徇私枉法案件中若干法律问题辨析之一》

 

我国刑法第399条第1款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一规定为查处刑事诉讼过程中的徇私枉法行为提供了法律依据。

辽宁省兴城市人民法院以阜新王晓云构成徇私枉法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正是依据上述条款。

阅读上述条文,谁都会发现,构成徇私枉法罪的一个充分必要条件,就是司法人员明知某人无罪而使他受追诉以及其他。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明知的认识,是决定其行为罪与非罪的分水岭。专家学者普遍认为,“明知”是构成徇私枉法罪主观方面的必备要件,是犯罪故意的核心内容,没有明知的认识,就不能构成徇私枉法罪。

就本案而言,王晓云明知许宁是无罪的人吗?

舆论是这样给他定案的,法院也是这样。

王晓云被认定的犯罪行为有二:一是指使孙某以许宁盗窃奔驰轿车为罪名,对许宁留置盘问,并多次要求对许宁刑事拘留,竟指令“必须刑拘许宁”;二是在其对许宁提起刑事自诉后,再次指示孙某对许宁延长拘留期限,又串通郭海忠并授意其对许宁案“尽快审查,把人控制住”。

       从这一认定看,她应该是明知许宁是无罪的人,而指示、指令他人对许宁进行追诉了。

现在看来,许宁在理论上讲的确是无罪的人。盗窃奔驰轿车的嫌疑被查清了,不涉嫌犯罪;盗、抢凌志轿车的嫌疑也查清了,“实为许宁购买”;法院认定其构成诽谤罪后,王晓云、王晓刚撤回了自诉,事隔整整一年半后,阜新中级法院作出补充裁定,宣布“上诉人许宁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但问题是,许宁即使真的是无罪的人,也要以王晓云是否“明知”为前提。因为对无罪或有罪的认识,是需要经过复杂推理过程及法律是非判断的,不然,就没有犯罪嫌疑人之说,就不需要公、检、法三机关了;不然,因为这个罪名的设立,将会使无数司法人员被冤枉或被放纵,那将是冤狱遍地了。

所以,王晓云是否一开始就知道许宁没有盗窃奔驰轿车的嫌疑,或者明知不具备刑事拘留条件而指示、指令?是否明知许宁没有诽谤自己的犯罪行为而对许宁诬告陷害,明知许宁不具备逮捕条件而串通他人对许宁进行逮捕?这才是“明知”这一犯罪要件中的关键。

这需要事实和证据说话。

判决书长达21页,但没有对许宁是否有罪、是否具有重大犯罪嫌疑可以拘留、逮捕进行直接认定。但仅从认定的证据看,许宁具有重大犯罪嫌疑不容置疑!完全可以对其进行留置盘问以及拘留。

关于涉嫌盗窃奔驰轿车。

早在“2004年的时候,华隆公司曾到刑警队报过案,说许宁把公司的奔驰车开走了。听说刑警队查了,但没有查到,2005年也没有下落”。“奔驰车查不到,不知哪去了。”王亚忱及其律师张某在公安机关明确表示:“许宁把公司价值130多万元的奔驰车开走了,这是公司的财产,许宁够的上盗窃罪。”时任政法委书记袁某在讨论此案的“三长”会议上也明确提出:“130多万元的奔驰车给整没有了,怎么定不了?”尽管有办案人员认为“说许宁盗窃奔驰车没有证据,也没有证据证明许宁把奔驰车弄丢了或占有了”。甚至有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在接到华隆公司举报许宁盗窃奔驰车后没有受理,也没有立案,而立案手续是后来补的。但是,即使笔者作为当事人,也会认为许宁的行为完全符合立案条件,应该受到追诉。

公司一台价值130多万元的汽车被公司司机开走后下落不明,不知去向。办案机关对公司的报案,既不受理更不立案,我们没有根据说办案人员徇私,但可以理直气壮地认为,这是枉法!更有甚者,公安人员在没有受理华隆公司举报的情况下,查了近一年的时间,“奔驰车查不到,不知哪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还不应该立案?

判决书认定的证据则从一个侧面证明,许宁的行为不仅符合立案条件,也完全可以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公安人员用了近一年时间没有查清奔驰车到底到哪儿去了,没有找到许宁,也没有找到这场大戏中的另一主角高文华。那么,这辆车到底哪去了呢?

在侦查王晓云涉嫌徇私枉法犯罪过程中,许宁和高文华说话了。许宁说,2004223日,他把奔驰车开到沈阳的金城宾馆等高文华,由于给高文华送材料跳栅栏被武警抓住,被送到警卫局时逃脱。“回到金城宾馆后,看到奔驰车已不在那里,就给高文华打电话,问他车呢,高文华说你不用管了,先回阜新吧。回到阜新万家灯火洗浴中心,发现奔驰车在后院呢”。高文华说,那天他在金城宾馆等许宁,等半天没见着就出去找,没见着许宁,但看见奔驰车停在宾馆外面。许宁过后给他打了电话,说了事情的经过。“他手里有一把钥匙,把奔驰车开到阜新万家灯火洗浴中心,交给了大哥高国华,让他把车保管好,高国华把这车放在车库里了”。

事情原来如此简单。公安人员查了近一年时间没有发现奔驰车的下落,原来是高文华把这辆车交给他大哥保管了。

200541日,许宁与王晓刚狭路相逢。王晓刚是王亚忱之子,王亚忱在华隆公司任总指挥,并代表王晓刚的哥哥王晓军行事股东权利。他知道华隆公司的奔驰轿车被许宁开走后一去不归,知道华隆公司进行了举报并认为公安机关已经立案,知道公安人员查了,但人、车都查不到。以权谋私也好,违法办案也好,履行警察职责也罢,结果是,他把有重大作案嫌疑的许宁带到了细河公安分局刑警队。

王晓云是王亚忱之女,王晓刚的姐姐。她此时也许应该回避,也许是以权谋私,也许是履行职务,结果在得知情况后,就打电话给公安局长孙某,“要问许宁奔驰车的去向”。甚至“多次要求对许宁刑事拘留”,“指令孙某必须刑拘留许宁”。

王晓云对给孙某打电话要求、指令拘留许宁这一事实断然否认。但在笔者看来,即使有这样的要求和指令,也不是建立在明知许宁无罪的情况之下。前已说明,许宁把公司价值130多万元的汽车开走而不回公司,发现许宁的踪迹后应该进行留置盘问,这不是“非法”,而是法律的要求。留置盘问后如果不能说明去向,仍是“奔驰车查不到,不知哪儿去了”,就应依法拘留。

很明显,王晓云要求对许宁留置盘问,完全合法。即使指令、要求拘留许宁,也是在有事实证明许宁有重大犯罪嫌疑的情况下作出的,而不是明知许宁无罪。

关于自诉许宁。这是媒体关注的王晓云徇私枉法的主要焦点之一,判决书认定王晓云的罪过是,“为使其自诉许宁的案件顺利进行,追究许宁的责任,再次指使孙某将许宁的刑事拘留期限延长四日”。“串通郭海忠并授意其对许宁案尽快审查,把人控制住”。在这里,王晓云的罪行仍然应该是,明知许宁无罪而指示、授意他人对许宁进行追究。

自诉许宁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媒体、学者、律师曾有铺天盖地的报道、评论,归结为两个字:“离奇”、“荒唐”。笔者下面会谈出自己的观点,这里需要探讨的是,王晓云是否明知许宁没有诬告、诽谤自己而授意他人对起进行追究。

回到对王晓云的判决书上。

根据法院认定的证据,王晓云认为许宁犯诽谤罪的事实和证据有以下一些:许宁携带诽谤自己的传单当场被武警保卫人员截获;许宁明知自己不能进入开会的宾馆而翻越栅栏跳入,且编造谎言称自己是消防局的;其陈述与客观事实不符、与高文华的证词也有不符;有代表看到的举报信与许宁携带的一致等等。这些间接证据构成证据链条指向许宁,没有相矛盾的。王晓云至今认为,许宁的行为足以构成诽谤犯罪。并且,她是在咨询了律师,咨询了阜新市人大的同志,咨询了法院院长郭海忠等人后,在他们都认为许宁构成犯罪后,才对许宁提起刑事自诉,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即使要求办案机关逮捕许宁也是当事人的正当权利。王晓云对指控他授意、教唆郭海忠逮捕许宁一事同样予以否认,但是,即使有这样的事实,也不具备枉法裁判罪关键的构成要件。换句话说,她即使“授意、教唆”郭海忠逮捕许宁,也在在有证据证明许宁实施了犯罪行为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不是明知许宁无罪而去授意、教唆。

笔者注意到,在判决书引用的大量证人证言中,似乎看到,有关办案人员当初对许宁行为的认识是如何的英明正确,“没有证据证明许宁盗窃奔驰车”,“没有证据证明许宁散发了控告信”,“拘留、逮捕许宁都是违法进行的”。可惜的是,他们不能坚持依法办案,只能屈服领导的淫威,最多只能与律师进行争议,不知不觉成了罪犯的帮凶,反正违法办案也与自己无关。

但是,王晓云们真的是在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许宁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而对其进行了追究吗?

      上述事实摆在那里,王晓云完全可以说不,但笔者意犹未尽,下面专门论述。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