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别让院士成为“狗屎”的代名词  

2009-03-02 15:3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3月2日)的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版刊登的是一篇工程院院士涉嫌“抄袭剽窃等学术道德问题”http://news.sohu.com/20090302/n262537404.shtml的报道。我看到,这篇报道发表后在网上引起了一些议论,由此也让我想起了一段往事。

    2005年,中国工程院增选,大量官员涌进入围名单。这是一个奇特的现象,官员争当院士。根据自己的观察和对公开信息的搜索,我写了一篇小评论《院士与官员》,发表在中国青年报的青年话题版。出于某种考虑,我没有署自己的名字,而是随便起了个笔名。

    我要说的是后来的事。文章见报不久,青年话题的主编李方给我打电话说,万永,对不起,上面有人追查文章的作者,没办法,我说了。我当时没有太当回事儿,忙说,没关系!我想,这篇评论也不是针对某个人的,就算知道是我写的,又能把我怎样?

    后来,日子一天一天过,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到某部开一个座谈会,会上见到了一大堆司局长之类的官员。散会后,我接着采访一位高校的老师,这时,一位司长来到我面前。

    “你就是刘万永?”他问。

     我说:“是呀!”我和正在接受采访的老师一同站了起来。

     “你有时间到我的实验室看看,我不想你说的当了官就不去做实验了!”这话让我一时搞不清啥意思----我对实验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再说,我和他也没熟到那的程度,听语气也不像是“邀请”呀!

    没多久,我突然顿悟了,原来司长语有所指,说的是我那篇评论!看来,他已经把那篇评论对号入座了。

    后来,这位“当官后不脱离科研一线”的领导如愿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再后来,我也退出那个新闻江湖了。

    在我幼时的记忆中,科学家是一个神圣的词汇,后来的院士也足以让我高山仰止,院士呀,那得有多高深的学问?

    时代变了,社会越发浮躁了,指望所有的事物都名实相符似乎是一种奢望。但我真的不希望,院士,尤其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因为官学勾结、学术腐败而迅速贬值,像中国足球一样,最后变成狗屎的代名词。


            

院士与官员

2005年06月24日   中国青年报  
  两年一度的工程院院士入围名单公布了,笔者注意到,大量官员再次涌进这个名单。

  工程院院士是什么?是致力于科学研究的科学家,是我国最优秀的专家。官员是什么?标准说法是人民公仆,为老百姓服务的公职人员。本来两者差别很大,但有意思的是,目前中国,两者却走到了一起。一是院士做官,一是官去做院士。

  如果说院士做官还能理解,是社会对其尊重的一种体现,至少是公平的话,那么官做院士,就难免让人产生想法。说小点,是事关游戏规则的问题;说大点,如何面对“以官谋奖谋院士”的质疑?

  很多参评院士的官员,做官之前,往往是做某方面研究工作的。但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怪现象是,这些参选的官员们,其获奖的成就或奖励,往往不是在其专门做研究工作时候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