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

 
 
 

日志

 
 

天堂不再有病痛 世间尽是失路人——清明扫墓有感  

2007-03-30 13:5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快到了,贴一篇去年写的文章,纪念我的父母。

天堂不再有病痛  世间尽是失路人

——清明扫墓有感
刘万永
    4月5日是清明节,一个祭扫先人的日子。北京的天气先热后冷,还有风,据说晚上有雨,不知道能不能下。清明时节雨纷纷——温室效应、沙尘、污染,让这句古诗屡屡不能应验。
    我的家在河北廊坊的一个小村子,离北京大约50公里。我们一大早赶到老家时,一群兄弟、子侄已经等待多时了,我们那里的习俗是要一早祭扫,不像有的地方——中午开车回北京时,京津唐高速旁边还有很多扫墓的人,三三两两地在亲人的墓前喝酒。
    我们家的坟地在村东,据说风水不错,大哥得意地说:“我们家会出吃皇粮的!”呵呵,他不知道,我们国家前两年才宣布取消延续了千年的“皇粮国税”,虽然还有很多尸位素餐的官员,但如今吃皇粮也难了。
    扫墓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点烧纸、放鞭炮,热热闹闹,就像亲人在世时给我们的感受。
    1998年,我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学校生活,自己挣了工资。上班第一年,在陆续还完欠下的学费后,我把积攒的1000多块钱给了我妈妈。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在吃药,一直到故去。那年冬天,妈妈不小心摔断了胯骨,因为身体太虚弱,医生断定不能手术,我们也同意了,后来她一直躺在炕上,翻身吃饭都要靠别人扶侍。
    操劳、累是妈妈活着时的功课,一刻也不能逃脱。我有一个习惯,疲惫时要侧躺在床上,把一只胳膊枕在头下,这才感到舒服。我老婆一直纳闷,这个姿势看着就累,你为什么这样呀?我说:我妈妈就是这样,她不枕枕头,用手当枕头,就是随时要起来干活。
    妈妈对我们很宽松,但她有时候很小心眼。在我姐姐上大学时,姐姐提议一起去看我们的初中老师,妈妈很不高兴,说:“要不是爹妈,你们怎么上学!”我们只得作罢。但后来,我们还是看了我们的老师。
    后来我想,妈妈反对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看老师或出门要拿礼物,她舍不得。穷呀!
    一年后的寒冷的冬天,我的妈妈去世了。2001年9月,我领了结婚证,没多久,身体虚弱的爸爸也去世了。
    在这个祭扫亲人的日子,我再次想起和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妈妈去世时,我给她的钱就放在她的褥子低下,一分都没有动,因为她已经不能吃,也不能穿什么了,钱,这个她一辈子都缺乏的东西,此刻却成了她的身外之物。
    我那一刻有了很大改变。后来,我每一次回家都要给爸爸钱,家门口有个小卖铺,里面有的都是最廉价的香烟和食品,爸爸爱抽烟、吃点蛋糕,这些小小的要求我是能满足的。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很沉默。在父辈中,他是长子,承担了大家庭的重任,也承受了我们不愿意也不能忍受的委屈。父亲去世时我没在家,我嫂子说那一天他说了很多话,还多次说自己:“8岁就没了娘……”

    父母年纪大了,在很多人眼里就成了负担。在农村,父母要在几个儿子中轮流养着,在某家多住一天也要以打架解决。在城市,父母要单独过,子女忙工作,忙挣钱,就是不忙着照顾老人。这些看多了,难免让人感叹。   

    后来,我经常和朋友说起,父母在世,一定要孝顺,多回家看看,多给点钱——老人不在了,什么东西对他们都没有意义了。
    两天前,我的一位领导的妻子去世了,年龄应该不到40岁,据说身体一直不好,病逝。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和同事都唏嘘不已,感叹世事无常。
    我们部门商定送一个花圈,以表哀思。我写了一副挽联:天堂不再有病痛,世间尽是哀伤人。
    今天,我把这副挽联修改后送给自己的父母:天堂不再有病痛,世间尽是失路人。没有了父母,我们不仅是哀伤,更成了“失路之人”。
    唯愿天下父母远离病痛,幸福快乐地度过晚年。也愿天下儿女孝敬父母,少些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